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开猎季节
开猎季节

彼得的车后牵着一艘小
停靠在S小镇的加油站上
华德下车自助加油
约翰与福特坐在后座上
他们四个从小混在一起的老哥们
相约每月一次
到彼得在W小岛上的渡假小屋休闲渔猎

这时彼得发现他们旧时的老大华生
竟也开了名车
车上还载着一个年青成熟的金髮美女
停靠入加油站加油了

华生在二十年前
率同他们这一伙人骗吃骗喝
但在一同抢劫银行大捞一票后
却黑吃黑逃匿无蹤了
不想在二十年之后
竟能在此又狭路相逢

虽然大家都已近五十岁而模样大改
互相都不一定能马上认出彼此
但彼得还是机警的一面摇上车窗
一面要后座的伙伴们注意

他们都认得老大的正妻
只见这年青成熟的金髮美女
身着低胸短裙半露出丰满的胴体
服装鲜明打扮豔丽体态丰骚
最多只有老大一半的年龄
只可能是他圈养的情妇
并非他原来的正妻

这时加完油的华德也已上了车
四个人就在彼得的领导下盘算着
老大若没有侵吞他们抢来的赃款
绝养不起肉体这幺可人垂涎的性伴侣
他们要讨回他们应得的战利品
就要来玩一场猎人的游戏了

这时这不知情的华生老大加完油之后,
载着情妇也往这伙人的目的猎场
W岛的方向开去
彼得正中下怀遥遥尾随着前车
后座的三人猎人
则掏出了狩猎用的刀枪
準备来一场绑架游戏

在进入两边皆高耸着大树的一片森林区时
彼得开车超越了前车
并把车打横挡在去路上
后座的华德、约翰、福特三人
则下车拿出了猎鎗逼使前老大停车
强上了老大的车后座之后
又逼着老大委随着彼得的车
开到了他们的猎场W岛的对岸码头

在他们勒令两人离车上船
并将老大的车推进湖里后
老大情知不妙
这几个当年的老弟们
现在要跟他算旧帐了

但他还以为这几个人
既只是要钱就不会害他们的命
但他错了
这四个作恶多端的坏蛋
现在都已腰缠万贯
根本就已不再希罕他的钱
而是要把他俩绑到孤岛上
尽情的玩弄他俩的感情与肉体
故从头至尾一个钱字也没提到
在船上还不停的与他两搭讪
知道他的情妇名叫温蒂
且显然并非良家女出身
四人春心大喜:
这美女既然原就阅人无数
则床功必然了得
只要能让她自愿就範
并让众人利益均霑
则大家就都不愁没有
豔福与人肉法餐可享了

所以四人都心有灵犀
相约绝不对两人用强
而要两人在无处可逃之下
夫妻两都自愿献身
服这性奴役任他们玩弄蹂躏轮姦

四人还私下打睹
第一个被温蒂肯自动用嘴巴
为他口交的人
才可以获得她的初夜权

不过他们所指的初夜权
只是首位发洩权而已

温蒂献身的初夜
当然不能厚此薄比
只接受一个猎人的发洩

任何男人想单独拿她作性玩具发洩
当然随时随地都可以随兴随意为之
但那就是初夜以后
她已成公妻之后的事了

在这初次的动房花烛之夜
温蒂这新娘子
当然必须一夜之间
接遍四个人的发洩

且只要四人还行有余力
这彻夜蹂躏甚至夜以继日的轮番摧残
也是势在必行而无法避免的

至于华生幺
只是他们洩愤的玩物
既然做为大餐的老婆
无法同时供四人洩慾
则无鱼虾也好
老公就得做为饭前的开胃小菜
分担老婆的责任啰

不过要让男人心甘情愿做性奴
恐怕要比让女人心甘情愿做性奴难
但这里逃无可逃
则要他俩就範
不就是迟早之事幺
反正大家都有的是时间
他们就不忙于一时

所以抵岛的第一天
两夫妻还一点都没有受虐待
一起吃过中饭后
下午还一起外出打猎
只是这两夫妻被联锁着脚镣
心里的十五个吊筒七上八下
不知这四个人到底有什幺目的
究竟要把他夫妻两怎办

四人却只一再敷衍
说只是大家”同乐”而已

但它夫妻两既没枪无法打猎
就只好负责背猎物
搅得一身血迹
傍晚收工回家时
却把老公用长鍊锁在厨房
负责杀鸡宰兔煮饭烧茶
而只让老婆陪着四个人
到湖里去”洗清身上的血迹”了

这老公以为
自己的老婆一定会被轮暴了
没想到温蒂回来后却说
四个男人在水中把别人的老婆
当个宝贝似的环拥着
嬉闹戏水取笑玩乐
虽都有意无意地
摸遍了她的全身肌肤
与不应该触碰的敏感部位
但对她似还毫无强迫与侮辱之意

之后六个人还一起快乐的
享用老公所辛苦準备的晚餐
晚餐后还让两夫妻同房休息一夜无扰

原来这正是四人的阳谋
让这夫妻两最后同房一次
就是让他们能够商议
用怎幺样的合作及牺牲保命

温蒂认为他们的目的既不在钱
就一定是想玩弄自己
而用肉体引诱及满足男人
则正是自己的专长

但华生已看出
垂涎她肉体的
绝不会是只有其中的一个男人而已
温蒂则又说
若然她牺牲自己
或许也可以挑拨他们四人争风吃醋
製造脱逃的可乘之机

此时的华生已一筹莫展
只能无可无不可的
对温蒂用奉献自己的肉体
讨好敌人以脱睏的对策
可以默许不吃醋罢了
华生此时还没想到
既自身都难保
也是四人的俎上鱼肉了
又何从保护爱人
何从反对爱人献媚他人呢?

第二天一早用完早餐后,
四人藉口华生须準备餐点
而不能一道同去
仍用脚镣把华生
锁在厨房的柱子上準备晚餐
四人又拥着温蒂去”打野外”

这次一路上
首先是彼得搂着温蒂的孅腰
接着是华德搭住温蒂的露背
约翰与福特则扛着猎具
性緻勃勃的一前一后跟着
四人一路嘻闹
这次却不到山里的猎场
而又转到昨天玩过的湖边来

原来昨天四人在水里吃尽了温蒂的豆腐
今天他们又要旧梦重温了

一到湖边四个男人就迫不及待的
抢着脱去自己的鞋袜衣裤
温蒂也只得自动罗衣轻解
不想四人竟有志一同脱得一丝不挂
使得只着比基尼泳衣的温蒂
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的四人却老实不客气
两三把就扯下了温蒂的奶罩与三角裤
温蒂只好用左右手
分别护住了双乳与下阴
四人却把温蒂的奶罩与三角裤
当作战利品一样\丢过来传过去
对全身赤裸着的温蒂不闻不问
只往湖中跑去

温蒂只好也慢慢走向湖水中
以免独自赤裸着身体
在光天化日之下

当然她这一下湖中
就宛如羊入虎口啰!
四个男人不但都回头奔向赤裸的温蒂
温蒂的全身私处
且都让这四个男人再度摸遍了

四个男人不时还争着
吮含温蒂的两个乳头与樱唇及阴唇
总之不管在湖面上水面下还是沙岸上
赤身露体的温蒂
全身上下都只能任这四个人轻薄
根本无从露出一丁点儿反抗
甚至不愉快的余地

最后两个男人分抬温蒂的双肩与手
两个男人分抬温蒂的屁鼓与脚
温蒂的四肢就这样
被这四个人分配霸佔着调笑玩弄
扛着回到了沙岸上
準备大块朵颐

此时阳光乍现
与赤身露体的温蒂拍照
就成了第一个活动项目

首先是温蒂的天体独照
接着是四五个人的天体大合照
与两三人的天体小合照

在温蒂天体独照时
四个人都成为现成的艺术指导
指导着温蒂摆出各种
比玛莉莲梦露还更撩人的姿势
因为此时的温蒂是一丝不挂的

到了一对一的小合照时
这些男人们的手可就不规距了
不是按在温蒂的下阴前
就是按在温蒂的两个乳头上
有的还吻着温蒂的乳头或嘴角入镜
以留下他们完全霸佔战利品的光荣纪录

这时的温蒂早已春水满溢
但她对此四人的约定当然并不知情
所以对这些色鬼们的行径却有些狐疑
──仅管他们个个都银枪高耸
但对深入她的肉体中来享乐
何以却始终都似无心问津呢?

就算四个人无法同时进入她的下体
但男人莫不喜爱佔有与插弄女人的嘴巴
何以至此都没有一个男人
用性具来侵入她的嘴巴
合照留念与取乐呢?

她既成心向这四个男人献媚
就一心想促成他们对自己肉体
与性技的爱恋
她也看出此小屋的主人彼得
是这群人的小头头
乃决心以彼得为初次献身的对像

故就在彼得与她接吻合照时
她就紧搂着彼得的脖子
含住他吐出的舌头不放
且用张开的双腿内侧
技巧地夹住彼得竖起的银枪磨擦着
搞得彼得几乎就要发洩了
乃急得推开温蒂的环抱

温蒂却打铁趁热蹲下身子
一面抱住彼得的双臀
一面张开大口
一下子就含住了彼得竖起的银枪
热情而肆无忌惮地抽动起来

因为她要展现她得天独厚的性魅力
让这四个男人都一举臣服在她的裙下
把快乐的成果都发洩到她体内来

此举果然惊人
不但彼得惊豔无比心花怒放
其余的三个男人也惊觉
原来这次他们竟中了大奖了
高兴得绕着两人
有人高呼”温蒂加油!温蒂加油!”
有人高呼”彼得加油!彼得加油!”
手舞足蹈地狂欢起来

彼得更是身心俱畅
自己竟如此容易地赢了这第一回合
获得这个骚娘们的自动口交
也就赢得了这美女的初夜权

站着的彼得
开始由上方仔细欣赏这金髮大美女
她虽只有二十余岁却成熟明豔
柳叶眉高梃鼻桃腮大眼
双肩圆厚肤似凝脂
双峰高挺毫无杂色
乳晕不大不小乳头鲜嫩欲滴
臀部高耸宽圆更显得孅腰如蜂
两腿修长雪白如葱
双手十指(与十个脚丫子都)涂着指甲油
此时正抚摸着自己的卵蛋与银枪

原涂着粉红色唇膏的双唇
这时已因卖力口交之故已狼籍一片
温蒂的双眼却完全无视于口中的玩物
由下而上的盯着彼得的双眼
在三个男人的欢呼声中
温蒂的口中似含着得意的微笑

彼得越看越觉得此姝
值得任意尽兴发洩与进一步调教玩弄
但就在她的卖力躬耕之下
彼得几乎就要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乃一下子按住她的双耳
停住了温蒂的运动
但仍让插在温蒂的嘴里银枪
继续享用她的温存
等银枪部份软化之后
才用捧起温蒂下巴与后脑的方式
慢慢左右抽插
继续享用温蒂的口技唇功

彼得每左右抽插一下
就用手指扫温蒂的下巴一次
这时的温蒂已完全了解他的调教
彼得的左右抽插
就是要她用左右双颊接触他的银枪
彼得之用手指扫自己的下巴
就是要自己用舌头舔银枪的阳蒂
她不但在动作上充份配合
双眼与嘴角也配合露出快乐的眼神与笑意
取悦自己的姦夫

此时另三个男人
也停下了狂欢与幺喝
都围坐到温蒂的三面来
或用双手抚摸
或用双唇品尝着温蒂这具
将能令众人都大块朵颐的美豔女体

不过他们早有约定
这打野外幺只是前菜而已
可以随兴却不宜尽兴
要把烹红煮绿玩翠弄玉翻云覆雨的胃口
留在晚上与床上

所以仅管四人前后以各种不同的招式
轮翻插弄温蒂的嘴巴
享用温蒂的口技与唇功
且当然要拍照留念
但始终没有任何一人
忍禁不住把爱的结晶
发洩到温蒂的嘴里
只要一有发洩迹像
男人就拔屌换人抽插
四人像接力赛一样
一个插用温蒂的嘴巴
三个抚摸温蒂的肉体敏感带
维持她的服务热诚

这温蒂也着实可人
就这样由早上开始到傍晚
除了短暂休息过一两次如厕
及午餐与午睡之外
竟光用嘴巴就轮翻为他们四人
接力服务了近六小时
连在午睡片刻之后
躺在树荫沙地休息的温蒂
也是被一枝坚硬挺直的银枪
插进嘴里当作叫床弄醒的

实则温蒂在其中一次离席如厕时
也只有三个男人休息而已
银枪已插进温蒂嘴里的彼得
并不愿拔屌稍停放弃享乐
他以六九式抱起倒挂金勾的温蒂走到湖里
一路上都不準温蒂的抽插动作停止
就算温蒂在湖中如厕
与在湖里清洗下体时
彼得的银枪仍插在温蒂嘴里
不断地抽插玩弄自得其乐片刻未停

因为彼得已把口交
当作一种艺术来创作了
而温蒂则是他创作的女主角
在前后六小时
由温蒂一丝不挂独自一人担纲
演出的口交秀中
四个人都发明了许多不同的口交招式
以不同的姿势、角度、深度、速度......
尽情而任性的插弄探索
及享用温蒂嘴巴的口技与唇功
都对这唯一的金髮女主角温蒂
加以毫无保留的指导与调教

否则面对得来如此容易
又开放合作的美女
放着河水不洗船了
岂非形同暴忝天物了幺

彼得在温蒂如厕时
仍将银枪插进温蒂的口中,
充分利用时间
继续享用温蒂的口腔双唇服务,
就是这个道理

再如男人座蹲着张开双腿,
由温蒂像马一样的跪爬着,
俯身用她的嘴巴套弄情夫的宝贝。
男人则有如引马吃草边玩边退
其余三人则在后面与两边
或拍马屁或握马奶或拉马鬃(头髮啦)
几圈绕下来
男人们无不大乐
温蒂可就真要气喘如马了

这时三人式的老汉推车
就可以上场派上用长了
此式由温蒂先以两手环抱前方
第一个男人的臀部
张嘴含住他的红樱鎗
再由第二个男人站在温蒂两腿裤裆间
双手环抱起温蒂的大腹
将温蒂的臀部与胸部托离地面
另两个男人则分别抬住温蒂的两腿
三人合作端起温蒂的肉体
然后前后摇摆轻蕩
由前方男人独自享用温蒂温润的口腔

此式实在难得难能
所以四个男人都抢着轮番上阵
与温蒂合演与合照
这改良式的老汉推车同乐秀

无论何时只要温蒂仰躺时,
则总有一个男人会翻身上马
跪骑在她的颈脖上,
由上而下以性具插弄她的嘴巴取乐
顺便测量一下她的喉深

这金髮温蒂的深喉咙
可也真是完美无比的奇货
不但口腔柔软温润滑顺
香舌柔软缠绵
双唇紧刳有力
且喉深而耐肏、耐插、耐劳、耐久
一次交战竟可长达20─30分钟
却又不緻让男人发洩
乃引得个个男人都对她的嘴巴
趋之若骛流连忘返

若无男人跪骑在温蒂的颈上插弄她的嘴巴
则必是已有两个人分别座在温蒂的两耳边
等着由侧躺的温蒂服伺之时,
这时的男人座享其成
由温蒂像帮普一样运动她的颈部
以嘴口唇舌事人
套完了左边套右边
套完了右边套左边
乳臀腿阴当然更是开放公用
任另两人任意品尝抚弄

这温蒂的的颈子可也真是灵活与机动
其前后运动的套弄功夫
可深可浅、可强可弱、可快可慢、可紧可柔
耐劳、耐用、禁拉、禁拽

一双小手也总会马不停蹄的
见有宝贝与卵蛋靠近
就主动抚慰套弄
把四个男人都服伺的
个个顺心如意、畅快尽兴

四个男人还曾环绕着温蒂
头外脚内的拱起双腿仰躺
将竖挺起高耸的银枪集中于内环
由居中的温蒂
两手套弄两边的男人
为暖身运动
对前面的男人
则以轮流赠送的方式
每人快速口交一百次
唯一轮下来之后竟无人肯停
此游戏乃被重複昂可了五六圈
累得温蒂口酸舌麻
才在众人依依不捨之下喊卡

温蒂还有许多拿手绝活
有时轮到享乐的姦夫,
还可仰躺在坐着的温蒂前面
将两脚放在温蒂的双肩上,
以双脚刳住温蒂的头,
把男人的淫具直接送到温蒂的嘴前
由温蒂用嘴巴抽动套弄。

有时又改由温蒂背对着姦夫,
蹲坐在姦夫的肚子上,
弯下上半身,
用六九式以嘴巴套弄男人的淫具
此式的高潮
是姦夫为了不发洩
而用双腿夹住温蒂的头
在不拔屌只停抽插的情况下
于沙地上翻滚,
等高潮已过银枪稍软之后
在由温蒂继续舔拭鼓舞
令银枪奋起在战

当众男人用午餐与坐着休息时
温蒂仍必须以弯下上身的方式,
以嘴巴猛灌香肠的方式
为银枪不举的男人加油
务必让每个男人的淫具
时时都保持在竖立的状态
这种玩法让温蒂疲于奔命
连断续休息的机会都没有,  
连刚刚午餐用毕
就必须漱口上工了

在回程之前
四个男人又发明了射镖的游戏
男人以自己的淫具为镖
这靶心幺当然就是温蒂张开的嘴巴啰
在这游戏中
温蒂被要求矇上眼睛
坐在沙地上抬起下巴
噘起双唇张大嘴巴迎向正前方,
轮到射镳的男人
则竖挺起自己的淫具,
先走到温蒂嘴前
调整温蒂的头面高度
再退到温蒂前方十步之遥
以小跑步方式奔向温蒂的嘴巴,
将淫具插入她的口中
每次镳中后就可深入抽插二十下
拔屌抽出淫具之后,
可重新调整靶心的高度
又再射镖一次。
若没射中靶心就换人射镳

这个游戏玩起来极端有趣而热闹,
虽然初期大家都难得射中
但在后期玩得熟练之后,
几乎每个人都能连续镖中多次
且越玩越熟练,

这个被名叫”十步穿杨”的射镖游戏
令每个男人都乐此不疲,
玩的不亦乐乎,欲罢不能。

温蒂虽然被要求矇上眼睛
但她知道这是怕她主动闪避
或配合迎面镖来的淫具
影响了竞赛的公平性
而并非四个男人怕在她的眼前
露出淫具不愿她评比他们的宝贝

实则经过这一整日的操弄
对于这四个人的淫具有何不同与优劣
温蒂早已了然于心
──只要金枪竖起
四个人的宝贝
都坚挺竖直晶莹如玉
且温热如火又轻颤不已
几经温蒂的舐拭后
更是支支油光、根根洁净
令温蒂对自己的性媚力自豪不已

四人在淫具上
有些以粗圆见长,令她口颊奋张
有些以深长领先,令她喉咙受堵
有些龟头大沟鼓深
抽插动作粗野狂暴,直如急色儿
深入深出对她的嘴唇多所磨练

有的浅入浅出动作温柔
须索她的香舌抚慰

有的将淫具在她的口中不断左右捣弄
以触及她的两颊内肤为乐

有的常拉她的双耳调整抽插频率
有的抚弄她的头髮或两腮,
偶而才会摇动她的头颅
改变她抽插的频率取乐
有的只要她自动抽插玩蛋
两手却玩弄她的乳胸
有的不断抚摸她的下巴,
示意她用舌功舔拭

但所有的淫具
都会边玩边渗出些许爱液
其中有稍鹹的
也有稍带甜的
又有些带腥臭的
再有稍酸的
以緻四个生张已成两对熟魏
只要淫具一入温蒂的口中
她就算矇着眼
也能知道玩弄自己嘴巴的淫具
是属于那一个恩客的

温蒂虽然知道男人无不好色
且无不贪恋女人的嘴巴
对新的性伴侣必也特感新鲜
但自己这未经沧桑的小嘴
竟经得起这幺多男人
如此长时间的轮番使用
依恋而不厌弃到
大半天都放弃直接享用她肉体的程度
仍大出温蒂的意外
就算自己累得一榻糊涂
倒也总还有些自豪之处
而乐不可支

若等他们晚上进一步亲尝过她的屄功之后
他们对她还不知会如何的依恋不捨
如何的彻夜不眠甚至日以继夜地
像白天使用她的嘴巴一样
使用她的下体轮番地姦淫取乐呢!

此时她还没想到
既然想要姦淫她的人有四个
且毫无任何怜惜之心与必要
而女人上下都有两片唇
则值此春宵之时
岂会只有一个男人独沽一味地
只玩她的屄呢?

再者既然她无法供四个人同时淫乐,
而他的老公也有上下两个洞
则她的老公又何能洁身度外呢?

果然在晚饭后
夫妻两人七早八早
就分别被两个男人带进房里淫乐了
温蒂分给了彼得与华德
华生分给了约翰与福特

夫妻两累了一天
此时却都不被允许躺着服役
而是两人都像狗一样跪爬着
上下两洞都被插着一枝银枪
进进出出抽动着取乐
只是温蒂下面被插的是阴道
华生下面被插的却是后庭就是了

华生的性奴工作
虽较辛苦倒还比较短暂
只在温蒂无法同时服伺约翰与福特时
约翰与福特才拿华生以男代女开涮

一等彼得、华德弄饱玩毕
在温蒂体内发洩
轮到约翰与福特上场之后
华生就被单独锁在卧房里独守空闺
四个男人全挤到温蒂床上
以温蒂为公妓彻夜同乐了

这温蒂的屄功较之她的口技
一点都毫不逊色
面对四个男人的轮翻抽插姦淫
不但始终春水满盈温暖滑顺
且大小阴唇重门叠户
阴道收缩有緻
且热情主动娇啼满床
显然自己也高潮叠起乐在其中

更可贵的是
温蒂懂得自动变换姿势取乐姦夫
由传统的男上女下
到新潮的女上男下
无论对交、背交、卧交、坐交、蹲交、
立交、走交、挂交、扛交……
像什幺观音坐莲、浪女骑车、三老推车、双口含阳、蜘女张腿、
螳螂捕蝉、苏武牧羊、牛马耕地、落棍掏井、太公垂钓、隔墙点灯、
倒挂金钩、张弓射靶、狮子滚球、枕上灌肠、蓬门迎宾…..
她都毫无羞态地
应不同姦夫的要求一一遍试

在四人轮姦温蒂的期间
不但尚未完全发洩的姦夫
等着再战不会离场
就是已畅快发洩过的姦夫
留在秀场续观温蒂所表演的
这精彩春宫秀之后
也是个个都不难奋起再战重游桃源
就算是金枪不举的
他们也会把淫具插进温蒂的口中保养

总之温蒂除了被彼得初次搞时
是一对一之外
其后都是以一当二
上下双唇都是被双管齐下
同时插弄取乐一刻都不得闲的

一夜之间
每个男人都不只一次的
砲轰过她的上下双唇
进出她的子宫总在两三次以上
深入她的嘴巴取乐则更不止此数

因为轮到玩屄的猎人
在候补之前都会
以先抽插她的小嘴暖身
现役的玩家从温蒂的下体拔屌之后
候补的玩家则从温蒂的口腔拔出屌来
改插温蒂的下体

从温蒂的下体拔屌的玩家
则多会依例将温蒂的小嘴
做为卫生纸把阳具擦乾之后
才轮到下一位候补者进场
继续以温蒂的小嘴
作成人娱乐前的暖身运动

这妖姬倒也真能逆来顺受
不但开放上下体
让每个男人都能随兴求欢
尽情玩乐、畅意发洩
且豁然大度、新潮开放
只要有新的花样
必让四个男人都轮番享用一次
一视同仁、利益均霑,且来者不拒

温蒂就这样彻夜春宵
上下双唇都被此往彼来的玩家
不断的轮番玩弄着
子宫里被灌满了
男人对她的爱之结晶液
连简单的沖洗都来不及进行
就又被强逼着上阵肉搏了
所以整块肉体弥漫着一鼓
浓厚的费洛矇气味
更加刺激了众男人的性慾

也只有像她这样豔丽骚淫的美女
才能鼓舞出这幺多男人
这幺坚壮的冲锋战力

但这些色鬼们对这块禁脔
却是一点怜惜疼爱之心也无
不但把她当成公共厕所一样的畅快发洩
还对她无情的蹂躏糟塌
狂野的插弄、任意的调教

温蒂仅管早就累的半死
但在上半夜四五小时之间
却都一直不能获準正常睡觉
甚至片刻休息

四个男人兴尽卧床后
温蒂的口里也不得闲
仍被一个男人要求
须含着他委缩的淫具保养
直等到此男人熟睡后
才能偷偷吐出

但在下半夜的熟睡中
温蒂又被再拉起来过好几次
不是用嘴就是用屄
负责帮余兴未尽的男人退火
或还想奋起再战的男人回春
甚至又再次承受姦夫的发洩

只是这些姦夫们对她的轮暴
间隔时间越来越长
真正直接玩弄她肉体的时间
却越来越短,越来越草率

姦夫们的发洩物
也显然越来越少
越来越稀、越来越淡而无味

温蒂原想以合作
换得生命甚至自由
但却没想到
她越可口就越让男人爱恋
而难以割捨
已尝过甜头的这些男人们
岂会轻易放弃这幺优秀好玩的
公用娼妓与免费性奴呢?

不继续将她作各种花式性技调教
并利用到残花败柳甚至人憎鬼厌的地步
怎会容许她这块轻易到手的禁脔
脱离控製与圈禁
再过正常人的自由生活呢?

他们既中了大奖
就要长期共同享用
岂会一下子把它花光呢

从此华生就被镣鍊锁住
长期关在厨房服役
晚上就睡在浴室
最远只能在厕所活动

温蒂则从此一早就必须浓妆豔抹
但身上却只準带帽子、手套、袜子、围巾、腰带、饰物
不準再穿任何衣裤
以便露出她的肉体
让四人能乾脆大方地
随时随地随兴欣赏玩乐发洩

华生因为黑吃黑不但自作自受
还害温蒂沦为比公娼都不如的性奴
从此成为温蒂的死对头
仅管温蒂终日终夜赤身露体娼妓不如
但绝不给华生任何一点好颜色
连话都不跟他说了
只一意小心伺候四个主子
深怕那天他们吃饱吃厌
把她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