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星偶像  »  贡献妈妈
贡献妈妈
半夜10点的台汽客运上,人并不多只有小猫两三只,这趟高雄到台北的旅程正準备开始,而我则是不高兴的和我妈坐在最后排,为什幺我会不高兴呢? 还不是因为刚被我妈痛骂了一顿,只不过是不小心害她走光而已,又不是故意的一 路上越想越生气,而我妈则在喫了安眠药(怕晕车)后睡得死死的,閑着也是閑 着突然念头一转,心想:既然不小心害她走光就被骂得那幺惨,那乾脆就故意让 她暴露好了,于是仗着车内泛黄昏暗的灯光,以及坐在最后排的有利位置眼看乘 客都在睡觉,我便大胆的解开我妈上衣最上面的两颗的扣子,然后将她所穿的窄裙往上推挤,使其露出诱人的大腿,接着将安眠药的瓶子放在她身旁,布置完成后我就坐到另一边準备看好戏,并且将V8藏在好位置随时準备启动

  过了不久,一个老公公起身来上厕所,突然他发现了妈妈的样子,便左右张 望,确定没人注意他时便色惫惫的端详着妈妈的样子,之后他注意到安眠药的罐子并端详了一会儿便轻轻摇晃我妈,见我妈没反应后双手就大胆起来了,只见那 老公公一手揉着妈妈的胸部,一手则慢慢伸进去了窄裙中,接着更大胆的将我妈 的上衣整件脱掉,然后再解开胸罩,此时丰满的乳房就显现在我和老公公的眼前 了,当然v8也录进去了。取下胸罩后,老公公的嘴也开始在乳房忙碌起来了, 只见老公公又咬又舔似乎很熟练的样子。看着看着我竟然有股性冲动,虽然我以 前趁妈妈睡觉后曾多次猥亵她,但此时的兴奋却比以往更强烈。

  正当我不解这是何原因,而且也没想到以后会深深着迷此道时,发现老公公 不知在何时已经将我妈的窄裙和内裤丢在旁边的座椅了,而且姿势也变了,现在 我妈正坐在椅子上,双腿被撑得开开的,只见老公公似乎好像獃掉似的,我心想可能是因为我妈是所谓的白虎所緻吧!不过也没獃多久就开始舔我妈的私处,而 且还舔得不逸乐呼。甚至还将中指插进阴道中,忽然间有人在叫喊着?老伴,看 来是老公公的妻子,老公公就慌忙起身离开了。

  呵呵?不过我知道他一定会再回来的,果然不出我所料老公公回来了,这次 他还将那阳具掏了出来,不过好像无法勃起只是有点变大而已,眼看他又将我妈 的双脚撑开,我心想:再下去还得了于是便起身,我一起身他便吓到了,我们四 目相交,我轻声说道: 你在对我妈干嘛?他吓得发抖,连忙说对不起就走了, 我则将V8关掉。呵呵?有许多好镜头了。我掏出了卫生纸帮我妈把下体清理一 番,便替她穿回衣物。回到家后,我将v8拍的画面转成录像带。当时我也没想 到这捲录像带还会有许多续集。

  亲身经历

  继上次台汽客运的事件后,我就一直找机会让我妈暴露,可惜我妈生性保 守,要不是上次到高雄参加婚礼,恐怕那唯一一件窄裙只能永远挂在衣橱里。皇 天不负苦心人,后来不但让我找到机会,而且还发现了妈妈的一个弱点,那就是 两杯黄汤下肚,就醉得不醒人事,不过弱点不是我先发现的,因此我也付出惨痛的代价,不?应该是说我妈也付出惨痛的代价。

  那天,我们回乡过年,到了晚上不知谁提议的,大家一起划酒拳,连妈妈都被灌了两杯,不过后来不胜酒力就被我两个堂哥扶上楼休息了,毕竟当时14的 我还没什幺力气,当时我想去看看妈妈,于是不久后也尾随上楼,正要开房门时却听到房内两个堂哥的对话〔我先来啦!上次是你先的所以这次换我〕

  〔好啦!那你快一点〕

  〔你先再替她灌几杯烈酒啦,要不然她醒了我们就麻烦了〕〔放心啦!我把整瓶xo都灌进去了〕

  〔呵呵?这样就算连续干到天亮也没问题〕

  正当我好奇怎幺回事而轻轻推开房门时,看到了一幅令我极度震惊的景像, 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躺在一个男人身上,而另一个男人则压在那女人身上,三个 人迭在一起晃动,从那女的两脚被撑开的程度以及那两个男人像活塞般的动作来 看,我大概已经知道有两根阴茎在那女的身体里抽插了,当然,那女的我不用猜 想也知道是我妈妈。但此刻的我却一点也不想出声阻止,反而有股莫名的兴奋, 这兴奋比起我让妈妈暴露还来得强烈,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们也一直变 换姿势,后来我身后突然传来阵阵脚步声,吓得我赶紧溜进房内躲在衣架后,好 险堂哥们一个在舔我妈私处,一个在把玩乳房没有注意到我。后来房门开了,〔哇!我就知道你们又在干她了〕两个堂弟异口同声〔马的!你们还不是上来了,不要跟我说你们是来替她盖棉被的〕堂哥也不甘示弱回应

  〔呵呵?我们是来替她擦擦汗,用我们的舌头,哈哈哈哈〕〔呵呵?我们也搞累了,先换你们吧〕

  说罢,堂哥们就双双站到床边

  〔唉?每次都要搞你们玩剩下的〕

  即使嘴巴这样说,但堂弟还是很快就定位

  〔谁叫我们是堂哥呢,哈哈哈〕

  我在衣架后越看越兴奋,而且最后堂哥堂弟一起上,他们非常有默契的干着 我妈妈,因为只要一个射精,另一个就补位,等候的时候就轮流玩弄我妈的乳房, 顺便养精蓄锐,一个人也没閑下来过,就这样四个人轮流射精在我妈体内里,而 从他们的对话,我也相信他们不是第一次搞我妈了,只是当时我没想到,还有更大的场面在后头。

  又是一阵脚步声,我可以几乎可以準确猜想他们要做什幺了。没多久,叔叔 和大伯二伯都出现在我面前,儿堂弟堂哥们也都识趣的离开我妈。

  〔爸!你也来啦〕

  〔当然?我们在下面合力灌醉大家,你们却在这快活〕〔这幺说我们又可以干到天亮了喔〕

  堂哥兴奋的表示

  〔唉??满脑子就想干到天亮,读书要是有这幺认真就好〕〔谁叫上天安排这幺一个尤物让我们爽,天时地利人和,想不上都不行呢〕〔对阿,本来我以为会东窗事发,毕竟被那幺多人插到红肿,想不怀疑也难〔嗯?好在她只说全身酸痛,使得三叔以为是宿醉的关繫〕〔而且,三伯父还说这是因为宿醉,是正常的。害我想笑又不敢笑,憋了好久呢〕〔哈哈哈,我们能这样肆无忌惮还得归功于,这尤物从没喝过酒以及三弟的解释呢〕大伯说完之后就和叔叔及二伯继续奋战了,而我看了这幺久,也见识到许多 招式,裤子里早就射满精液了,原来我妈妈一直都被人像布娃娃一样玩弄姦淫 着,后来我也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时发现,我妈嘴里含着两根阴茎,双 手也各握一根,下身两个洞各插一根,还有一根是夹在乳沟中,样子煞是奇观,于是我拿起旅游所带的v8,仔仔细细的拍下这一幕,甚至还为每根阴茎和其主 人做个特写。

  纔悻悻然离开,一到楼下发现大家还没醒。就一个人到外面逛逛,直到下午 纔回去。一进门就踫到大家关心的问我到哪去了,我也只能随便敷衍几句,看到 堂弟们和我妈有说有笑的,心里就有一份快感,心想:

  〔要是妈知道他们是如何干她,她还笑得出来吗〕后来爸爸有事提前先回台北了,而我和我妈则在隔天準备搭客运回台北,一 路上我都在盘算怎幺利用这个好机会,而我妈却还天真无邪的问我要喫什幺早餐,于是趁等车的时候我到药房和早餐店买了早餐和待会儿余兴节目的工具。

  虽然又是搭乘台汽客运但因过年期间人较多且又是在早上,所以即使我妈又 服用安眠药睡的很沉,我却一点也没有机会,更糟的是我们坐在中间,使得我只 能在我妈全身上下乱摸过个乾瘾,而做得最大胆的也仅止于用右手中指抽插我妈 私处而已,不过我对我妈还算不错,知道她下体红肿未消,顺手将药房买的药膏涂抹上去,并将她的内裤脱至膝盖,当时我是认为吹吹风并减少和内裤的摩擦或 许比较快消肿,所以纔脱她内裤的。当然我还没笨到忘记在她醒来之前替她穿好。

  【完】